新华网 两千年来,埃及艳后克莱奥帕特拉殉情的故事一直点亮着诗人、画家和剧作家们的灵感,成为他们歌颂永恒爱情的绝佳题材。

在这浪漫而又充满悲情的故事中,年轻美艳的埃及女王,由于无法承受失去情人马克·安东尼的伤痛,在“眼镜蛇之吻”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理查德·格林近日却在《南华早报》上撰文说,我们之所以深深地相信这个故事,并为它所感动,是因为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如此美丽的故事竟然是一个谎言。

他在文章中写道:人们从来没有用现代调查方法验证这个故事的真伪。那么,史官普卢塔尔克在克莱奥帕特拉死后100年才记录下来的这个故事究竟是真的吗?

在普卢塔尔克的笔下,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传说:安东尼与克莱奥帕特拉结合之后,已经当上罗马大帝的渥大维趁机宣布安东尼为罗马公敌。在他宣传的影响下,安东尼在罗马人心目中的形象从一名勇敢的将军堕落成一个被美人迷惑的奴隶。

渥大维发动了讨伐埃及的战争后,尽管安东尼浴血奋战,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克莱奥帕特拉也遭到了软禁。遍寻爱人而不得的安东尼以为克莱奥帕特拉已经死去,悲痛中,他举剑自杀。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终于获知了情人的所在,并命人将他抬到她的房间外。隔着窗子倾吐完爱的宣言后,安东尼在爱人的怀抱中死去。

克莱奥帕特拉给渥大维写下一封密函,恳求他允许自己死后和情人安东尼葬在一起。渥大维看到这封信之后,意识到她要自杀,于是立即派人前去阻止。当仆人们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曾经叱咤风云,成功“俘虏”了凯撒大帝和安东尼的克莱奥帕特拉安静地躺在金色睡椅上,离开了人世。她的两个女仆,埃拉斯和沙尔米恩,一个已随主人而去,另一个正在拼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帮克莱奥帕特拉整理好头上的王冠。她们选择了用同一种方法自杀:眼镜蛇噬身。

这就是流传了2000多年的克莱奥帕特拉与安东尼的悲惨爱情故事。那么这个故事最初是出自谁的口呢?那就是史官普卢塔尔克,他这样记录,我们也就如此相信。但是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普卢塔尔克出生在克莱奥帕特拉死后75年,如果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他所给出的证据完全不值得采信。

理查德·格林分析说,史官普卢塔尔克笔下的埃及艳后之死有多个疑点,首先,便是那条在行凶后“消失”的眼镜蛇。

在古埃及,眼镜蛇象征着尊贵和荣耀。这种眼镜蛇是一种体型庞大的爬行动物,平均长度达到2.5米。按照普卢塔尔克的说法,为了逃过卫兵的眼睛,女仆将这条眼镜蛇藏在一个装满无花果的竹篮中,送到克莱奥帕特拉身边——如此“肚量”的竹篮体积会有多大呢?卫兵看到这样一个“庞大”的竹篮却不起疑心检查似乎不合常理。

让我们继续往下分析。按照普卢塔尔克的记载,克莱奥帕特拉写了一封信,告诉渥大维她准备自杀,然后她取出那条眼镜蛇,让它咬了自己一口,在临死之前,她把这条蛇递给了女仆埃拉斯和沙尔米恩,两个仆人也同主人那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卫兵迅速赶到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死了两个,另外一个奄奄一息,而蛇已经不见了。

牛津大学热带医学和传染病教授戴维·沃勒尔说,这里存在一个时间问题。尽管曾经有人在遭到眼镜蛇袭击后15至20分钟之内死亡,但是通常来说,毒发身亡的时间要相对长一些。按照沃勒尔的经验,他所见过最短的死亡时间是两个小时。而在渥大维卫兵几分钟之内赶到现场时,克莱奥帕特拉和她的两位女仆已经相继死去——这三个人同时创造了毒发身亡的最快纪录,会不会太巧了呢?

除此以外人们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毒蛇并不是在每一次咬人的时候都会释放毒液。沃勒尔说,当你被毒蛇咬到,它的毒牙刺穿了你的皮肤时,你中毒的平均机会只有50%,他表示,三个人一个挨一个都中毒的几率简直是微乎其微。

现代犯罪调查专家帕特·布朗说,普卢塔尔克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先不说克莱奥帕特拉如此一个有手段的女性会不会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假定她就是自杀身亡,让我们来看看她临死之前的行为——派人交给渥大维一份“遗书”。布朗说,决意自杀的人是不会有这种表现的。当自杀者写下遗书后,他们通常会把遗书随身携带或放在自杀现场,以便人们能够及时发现。如果一个人已经决定自杀,他会事先把遗书送给某个可能来救他的人吗?

对于安东尼来说,按照他们罗马人的传统,战败的将军自杀是一种“体面的结束”,但是对克莱奥帕特拉来说就不一样了。埃及人将自杀看作是一种罪孽。作为社会统治阶级的她为何会最终选择这种方法结束生命呢?

布朗认为,人们总会忠实于自己的本性,他说:“没有人会去做自己都认为愚蠢的事情,克莱奥帕特拉是埃及女王,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有反击的理由,她就会不遗余力地这样做。”布朗说,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克莱奥帕特拉唯一的目的就是将儿子养育成人,并让他掌管天下。在自己理想还未实现,儿子命运未卜的情况下,她为什么会自杀身亡呢?虽然这只是人们的推断,但却增加了普卢塔尔克故事的可疑性。

对蛇的恐惧深深缠绕在每个人的灵魂中,对一个平常人来说,即使伸手触摸一只无毒的小蛇也是一种挑战,我们不难想象,抓住一只有毒巨蟒并让它在自己身上咬上一口需要多大的勇气。也许克莱奥帕特拉不同,她是一个高贵的统治者,经历过无数风雨,对她来说,死亡已经不算什么,那么她的两位女仆呢?

布朗说:“我在想,那两位女仆在看到克莱奥帕特拉被蛇咬后尖叫的样子时,她们还怎么有勇气接过眼镜蛇,并让它咬一口呢?如果你头脑中重新构建当时的场景,你能不能想象两名女仆看到克莱奥帕特拉被蛇咬伤后,一个人还能追逐那条溜走的毒蛇,抓住它,然后让它咬自己一口,并把它递给另一个人呢?”

布朗还分析说,当有人自杀的时候,你通常会在现场看到两样东西:尸体和完成自杀所借助的工具。因为当你死去后,你不可能自己把工具转移到其他地方,唯一能这样做的人,就是在你死后到过自杀现场的人。在这个“案件”中,我们找到了克莱奥帕特拉的尸体和她两个女仆的尸体,但是渥大维的卫兵说,现场没有其他的东西,没有蛇,没有毒药,没有匕首,没有任何能够显示是自杀的证据,虽然同样,现场也没有任何能显示是谋杀的证据。

我们可以想想几个问题:克莱奥帕特拉死时,是处在谁的软禁之下?她死后,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史官普卢塔尔克是听了谁的话才做出了克莱奥帕特拉自杀身亡的结论?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相同的:渥大维。

如果这还不够引起你怀疑的话,看看他在克莱奥帕特拉死后作了些什么:他杀了她与恺撒的儿子。布朗认为,渥大维有杀死克莱奥帕特拉的动机、方法和可能性。“当调查一起犯罪行为的动机时,”布朗说,“人们会看这个动机是否有意义。在克莱奥帕特拉一案种中,她的确有动力继续活下去,这比让她死去的动力要强大。而渥大维则正好相反,他有更多的动机杀掉她。所以克莱奥帕特拉的死,很可能是渥大维从中捣鬼。”对渥大维来说,假造克莱奥帕特拉自杀的消息简直易如反掌:他控制着监视她的人,掌管她的饮食。关于她死亡的解释也来自渥大维,或是那些为了活下去而效忠于他的随从。蛇和遗书的故事不但使他完全洗脱了嫌疑,他派人前去救克莱奥帕特拉的“义举”更是为自己的形象镀了层金。

“这是一个绝妙的计谋,”布朗说。这也就解释了克莱奥帕特拉的两个女仆死去的原因。在埃及,没有仆人陪葬的传统,那么她们二人为何在能够敲门求助的情况下选择恐怖的死去呢?答案很简单,因为她们见证了谋杀。她们必须保持“绝对沉默”。

布朗进一步分析到,安东尼的男仆也随主人自杀身亡,他是不是也目击到了一场谋杀呢?安东尼腹部的致命伤究竟是不是自己造成的呢?有没有可能安东尼被渥大维派遣的杀手刺杀,然后被带到克莱奥帕特拉跟前“”?

布朗说,安东尼被众人高举到窗口最后死在情人怀里的故事不可信。“这非常浪漫,”她说:“但毫无意义。”不过这对渥大维十分有意义,这是他向克莱奥帕特拉证明,她已经四面楚歌,孤立无援。可以为渥大维与她讨价还价提供有利条件。在渥大维和他的梦想之间,有三个挡路者:安东尼,他取得罗马帝国绝对权利的竞争对手;克莱奥帕特拉,安东尼的支持者,掌管着埃及政权;克莱奥帕特拉之子,埃及王位的继承人,他在罗马的潜在对手。这些障碍已经一个一个被去掉了。

克莱奥帕特拉之死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迄今为止科学家们都没有做出最终结论。尽管普卢塔尔克对埃及艳后之死的记载引起了多方质疑,但他在这个故事中所写下的一句话却成为历史学家们崇尚的经典,他说:“真相无人知晓。”(完)(荆晶)

传说中的克莱奥帕特拉美妙绝伦,艳丽不可方物。但是格林在文章中写道,这位“埃及艳后”对恺撒和安东尼在政治上的吸引力可能远远大于在身体上的吸引力。英国《》曾经刊登文章说,科学家研究认为,这名传说中“艳冠群芳”的女子可能是一个身高只有1.5米,身材短粗,长着鹰钩鼻子和一口烂黄牙的丑妇。

这种说法当然引起了埃及人的抗议,不过克莱奥帕特拉到底相貌如何,现代人谁也拿不出确凿证据,况且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观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也许真正的“埃及艳后”的相貌,真的与我们想象中相去甚远。(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